2014年05月21日

河南被虐女童生父否认贪457万捐款:也没养女人

  (原标题:457万巨额捐款 河南被虐女童生父陷敛财挥霍买房养女人质疑风暴)

  辛怡生母刘娇丽交代,事发当日,两人在偷情时,哭闹的孩子惹恼赵跃飞。之后,孩子的四肢被赵用浴巾捆绑,拽至半空倒立,并数次砸地,后又倒立约半小时。直至第二天晚上7点,二人见孩子没有动静,便送往嵩县人民医院诊断。辛怡命悬一线,院方建议尽快转院。转至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后,医生诊断认为,除多处伤痕外,辛怡颅内出血严重,以致昏迷不醒。

  就在近期,辛怡案施虐者终于受到惩处:生母获刑10年,施暴的情夫被判无期。但是,辛怡父亲张少峰近日提出抗诉申请:请改判死刑。

  但457万元捐款让辛怡的亲生父亲张少峰陷入了一场敛财质疑——有少数志愿者指责他“挥霍”善款,借机敛财,赐名“张百万”。

  买房、包养女人……各种传言纷至沓来,张少峰陷入信任危机,加上近日媒体的报道,舆论出现反转,网友开始谩骂这位“贪婪”的父亲。

  在沉默数日后,今天(5月8日),张少峰通过红星新闻发声,首度回应“敛财说”:

  3月16日,红星新闻独家报道了辛怡案开庭,这件旧案立即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

  善款从各处涌来,截至今天(5月8日),红星新闻统计发现,官方通道加上张少峰个人的受捐金额,共达457万元。红星新闻检索发现,作为个人因病收到的捐助金额,这么大一笔钱属近年少有。

  先是有人称,张少峰在外面包养了女人,然后又说他在郑州买了房。最后传出张少峰在借辛怡敛财,传言他手里有上百万元,被称为“张百万”。

  这些传言让志愿者妈妈们坐不住了,张少峰一夜之间从受捐者的父亲变成了贪得无厌的恶人。

  张少峰是个少言寡语的男人,他父亲早逝,母亲改嫁,由爷爷奶奶、叔父带大。面对这样的质疑,他只是简单地说:他们在说谎。

  据红星新闻了解,善款中的434万元都在中华儿慈会的账户中,张少峰随意挥霍善款几无可能。

  此前,中华儿慈会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这些善款专款专用,医药费直接拨付给医院,陪护费也按实际需求发放,个人无法随意提取这些善款。

  红星新闻查看捐款详情发现,在辛怡昏迷后不久,中华儿慈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就为她开通了捐款渠道。只是当时辛怡案未受关注,所以捐款极少。2016年6月,经媒体报道后,辛怡的遭遇才被更多人知晓。

  银行流水显示,从去年4月到今年4月,张少峰从4张邮政储蓄卡上取款和刷卡消费近22万元,目前4张卡上还剩17万元。其中,既有中华儿慈会的拨款,又有爱心人士的直接捐赠。张少峰说,从开始至今,他自己共收到24万元左右的善款。

  “辛怡在洛阳住院时,叔父、姐姐、姑姑每人借给我2万元,一共借了6万元。去年7月,我就在叔父那儿放了10万,先存在他那里。他看着我长大,送我当兵,我放心,只要辛怡需要,随时能取回来。如果不急用,还钱后剩下的4万元可以作为以后我和辛怡的生活费。毕竟以后我也没办法找工作,哪儿也去不了。”

  张少峰五叔张小红告诉红星新闻,张少峰由他带大,去年7月,“看到他手上有钱,怕他乱花,他就在我这儿保存了10万元,但是我怕自己保存不好,花出去,就交给他姐姐保管。这些钱随时可以取用。小辛怡回家后,也有了生活费用。”

  对于其余的花费,张少峰称,有近7万元交了医药费,3千多买胃管和辛怡的特护鞋子,2.1万元的“诊疗费用”,再加上3500元护工费,还有4次回洛阳的路费及其他开销,大概6500元。“此外,还支付了平时的生活费,基本就这些。

  张少峰说:“我个人接受的捐款共24万元左右,主要通过志愿者贴出的那张邮政储蓄卡接收善款。上个月,支付宝、微信里的钱,也按照他们查账时的要求,转到了这张卡里。当时4张卡余额一共17万,加上放在叔叔那里的10万,我还剩27万。这其中有4万是上海时志愿者在医院预交后结余的费用,退到了我的卡上。就这么多,哪有百万?”

  有媒体称,张少峰几乎不在医院吃饭,都是在附近的饭馆消费,并配图佐证:“晚上回家的路上,张少峰吃了一碗面,花了20块钱。”还称,“尿裤、口罩、奶粉、衣服……都是志愿者一起买的,包括张少峰的手机。”

  对此,张少峰说,开始时他确实每天在医院周围的小餐馆吃饭,但是上个月,新护工到位后,他一般就跟着护工在医院吃饭。张少峰告诉红星新闻,在外面时,他一般吃20元左右的炒面,“医院内的伙食费比外面少几元,但差得不多。”

  张少峰称,没有护工时,自己和辛怡每月的生活开支大概2000余元,护工在时,每月一般花费3000元,其中包括各种各样的生活费用。

  面对敛财质疑,张少峰反复对红星新闻说:“我没有贪污,没有养女人,也没有买房子。”

  河南洛阳虐童案又有了新进展,被虐女童辛怡的父亲张少峰已委托律师,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请求河南省最高人民法院判处赵跃飞死刑,立即执行”。

  2015年9月,时年仅1岁11个月的洛阳女童辛怡,被生母刘姣利的情夫赵跃飞在开房时残忍虐待,以致昏迷不醒,至今已有574天。

  今天,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未公开宣判,身在北京的辛怡爸爸张少峰委托洛阳老家的五叔前往法院听判。刚刚,红星新闻获得独家消息: 施暴情夫赵跃飞被判无期徒刑 ,生母刘娇丽被判有期徒刑10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