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G20成都会议“会诊”全球经济 财经权威开出何种“药方”?

  新华社成都7月24日电题:G20成都会议“会诊”全球经济财经权威开出何种“药方”?

  2016年第三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24日在成都落幕,会后各方发表联合公报。作为9月G20领导人杭州峰会之前的最后一次部长级会议,世界主要经济体财政和货币政策主官在此间取得的成果,将直通杭州。

  当前,全球经济持续复苏,但仍旧弱于预期,下行风险持续存在,尤其是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增加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G20成员为应对这些挑战开出了怎样的药方?

  结构性问题已成为制约全球经济回归强劲增长的主要问题。近年来G20对结构性改革的重视程度不断加大,并作出许多政策承诺,但总体上改革进展和成效落后于预期。“今年G20在结构性改革的道路上迈出了新的重要一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

  根据公报,在4月确定的结构性改革九大优先领域的基础上,此次会议进一步确定了一套指导原则并达成一致,并制定了衡量结构性改革进展的指标体系。

  据悉,优先领域包括促进贸易和投资开放、推动劳动力市场改革、鼓励创新、促进财政改革等方面,每个领域下包括若干项指导原则。指标体系则包括了劳动生产率、就业率等在内的12个指标,涵盖了大多数结构性改革优先领域。

  这一成果表明,G20就最重要的改革领域和原则找到了“最大公约数”,这将有助于各成员协同推进和落实改革,最大限度发挥改革的正面溢出效应。G20各国还同意根据指标体系每两年就改革的进展进行一次评估,评估结果将纳入G20问责评估报告。

  楼继伟说,这将有助于相对客观地衡量各国改革在经济社会等方面带来的整体效果,也可较为直观地总结一国结构性改革各领域的进展和改进方向,并为下一步改革行动提供参考和指导。

  当前全球有效需求不足,经济复苏乏力,通过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促增长成为G20普遍共识。在中方推动下,G20承诺将积极采取措施促进基础设施投资,扩大全球总需求,并为中长期经济增长打下基础。

  公报指出,为支持我们的共同增长目标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我们重申对推进投资议程的承诺,并将重点关注基础设施发展,坚持数量与质量并重。

  此次会议期间,世界银行等11家全球主要多边开发银行(MDB)响应G20号召,首次联合发表了《MDB关于支持基础设施投资行动的联合愿景声明》,并制定了支持高质量项目的量化目标。

  同时,本次会议发表了《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联盟倡议》。联盟将进一步加强现有区域互联互通倡议及项目建设的合作与协调,推动跨境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促进物流、人流、信息流等要素的流动,为全球经济共同繁荣作出贡献。

  为鼓励私营部门投资基础设施。会议还核准了《基础设施和中小企业融资工具多元化的政策指南》等成果文件,为各国推动融资工具多元化、吸引私营部门投资、降低投资风险等提供了政策建议。

  税收是全球治理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税收亦是G20财金渠道的一项传统议题。不过在G20层面就税收专题举办高级别研讨会在成都还是第一次。楼继伟表示,此次会议在加强国际税收合作方面取得丰硕成果。

  公报表示,我们认识到税收政策在更广泛的强劲、可持续和平衡增长议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也认识到公平、高效的国际税收环境对减少税收体系冲突的重要作用。我们重视税收政策工具在促进创新驱动和包容性增长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的有效性,也重视税收确定性对于促进投资和贸易的益处。

  据悉,此次会议建立了实施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项目的包容性框架,并设立了治理实体。会议核准了识别不合作辖区的客观标准,并鼓励尚未签署多边税收行政互助公约的国家签署该条约。

  同时,会议还鼓励各国和国际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加强税收能力建设,并对相关国际组织组建新的税收合作平台表示认可。各方还就推动税收政策促进经济增长达成共识,愿意继续就相关问题开展深度讨论、加强合作。

  公报指出,近期市场动荡和不确定性再次凸显建立开放且具抗风险能力金融体系的重要性。为此,我们继续承诺完成监管框架中剩余的核心工作,以及及时、全面和一致地落实已议定的金融改革。

  G20今年恢复了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并以新兴市场深入融入国际金融体系并发挥更大作用为主线,推动国际经济治理改革。包括继续改善关于资本流动的分析和监测,以及对资本流动过度波动带来风险的管理;进一步加强以IMF为核心的全球金融安全网,促进IMF与区域融资安排之间的有效合作等。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重启以来,各项工作取得显著进展。G20应继续推进IMF第15次份额总检查,进一步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占比。应继续推动主权债券纳入加强的合同条款,欢迎巴黎俱乐部将成员扩展至更多新兴债权国。

  周小川认为,区域金融安排应与IMF进行更多合作,并不断完善IMF贷款工具。同时,应扩大SDR的使用,人民银行已经发布了以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数据,正在研究发行SDR债券的可能性。(记者韩洁、申铖、杨迪、胡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