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班加罗尔中国创业者的一日

  说不说是中国人呢?我为这个简单到愚蠢的问题挣扎了几秒,还是以“我来自中国”开场,向演讲嘉宾、天使投资人拉胡尔提问。

  说不说是中国人呢?我为这个简单到愚蠢的问题挣扎了几秒,还是以“我来自中国”开场,向演讲嘉宾、天使投资人拉胡尔提问。

  来印度四个月,这是我第一次对自己中国人身份产生警惕。环顾四周,满屋子的印度投资人和创业者里,我笃信,他们中间不会藏着暴徒。但心理暗示却攫住我,这源自中国驻印大使馆的旅行提示,在前一天夜晚11点左右发布。周六早晨,这则几百字的公文,在朋友圈和群聊里,我被反复强制提醒。

  6月8日晨10点,在亚洲创业公司密度最高的班加罗尔科尔曼加拉区,拉胡尔正在共享空间里分享投资教育行业的经历。

  和中国人一样,印度人也不计成本的投资自己的儿女。上个月,印度媒体发布数据,在我居住的卡纳塔卡邦,家庭收入的40%支出在子女教育上。这刺激出五花八门的教育创业。

  拉胡尔的幻灯片,也将参考坐标设为中国。演讲时,除了介绍印度教育创业的状况,涉及细分市场,比如语言培训、课外辅导、职业教育,他还一一列上对标的中国公司,其中几张颇费心思,点缀着他压根不懂的中文。

  就像拉胡尔,班加罗尔创业者对中国同行的好奇心,好像出自精力无敌的孩童,我只能消极适应。不止一次,我在采访创业公司时,不知不觉,角色转换,他们一个问题接一个的抛给我:中国同行如何盈利?中国政府怎么监管?

  6月底,我去拜访在线医疗创业者Satish,他没有拐弯抹角,说目标就是做印度的“春雨医生”。他嘴里不停蹦出“微医”等名字。我惊讶不已。原来,他在硅谷专门雇佣了一位斯坦福毕业的中国学生,追踪、分析中国在线医疗行业的动态,然后译成英语,供他参考。

  无论人口规模、经济发展水平、用户习惯,显而易见,印度人都和喜马拉雅山另一侧的邻居更近,离隔着印度洋和太平洋的美国更远。

  硅谷公司依然受印度创业族膜拜,但越来越多的人持Satish的态度,实用主义、开放,不再戴着有色眼镜傲慢的审视中国公司。

  Accel是印度一家著名的创投机构,我在会议现场碰到它的合伙人。互换联系方式六小时后,他给我在whatsapp上发了六条消息,外加一个电话,邀请我去参加微软加速器组织的Pitch大会,反复叮嘱我,“带几位中国投资人过来啊。”

  每一位印度人都是伟大的推销员。即便像我这样的穷酸专栏作者,只要是中国来的,在印度人眼里,都被人民币加持过。

  总之,如果班加罗尔的创业pitch大会,能请到几位中国投资人,那简直像场面壮阔的印度婚礼上,来了国际友人。

  14点一刻,回家后我在手机上倒腾,无意发现,中印媒体给争议加温时,好像刻意漏了什么。

  首先,推特的前二十大热词(在印度登录的用户,会显示该地区的热词),没有中印对峙。推特是个公共舆论场,和报纸相比,它更能体现普通人的新闻观。显然,和印度媒体精英相比,对渲染得如此严重的军事,普通人的消费热情并不高。

  其次,几乎在同一天,印度政府有两名部长、三位执政党印人党的高层,在北京参加交流。即使在冲突之前,这样的场景也不多见。

  凡来源为21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具体版权合作事宜,请见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版权声明页。

  地址: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传媒大厦A塔25-26楼邮编:510601

  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9043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粤)字第02126号粤ICP备12028593号 内容索引

  21经济网是21世纪经济报道门户网站,主打财经新闻,是21世纪经济报道原创新闻最重要的展现平台。同时有机整合客户端最深度策划、抢鲜报及快报最新资讯,给读者提供最优质的阅读。